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:《零容忍》江蘇省儀征市基層糧站貪腐案

發布時間:2022-01-19 信息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閱讀次數:
分享到:

1月16日晚八點,電視專題片《零容忍》第二集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。

電視專題片《零容忍》第二集《打虎拍蠅》,通過江蘇儀征基層糧站貪腐案等,反映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,“老虎”“蒼蠅”一起打,讓人民群眾感受到全面從嚴治黨就在身邊、正風肅紀反腐就在身邊、紀檢監察就在身邊。

文字實錄如下。

【解說詞】民以食為天,中國是人口大國,十四億人的吃飯問題,是最大的民生問題。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,糧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礎,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。要守住國家糧食安全,既要抓好糧食生產、保障糧食供給,也要堅決遏制糧食購銷、儲存、輪換等環節的腐敗問題。黨的十九大以來,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緊盯糧食購銷領域加強監督,查處了一大批違紀違法案件,并從中深度剖析涉糧腐敗深層次原因,推動以案促改,完善糧食管理體制機制。

【解說詞】2019年,江蘇省儀征市紀委監委查處了一系列國有基層糧站案件,儀征15個基層糧站中有14名站長被查處,其中5人被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。

呂孝廷(江蘇省儀征市儀揚河糧食中心庫原主任):我很后悔,這個不應該打到個人的賬上面。

高時林(江蘇省儀征市陳集糧站原站長):從我自身來說,我們要是規規矩矩的,也不至于犯這個錯誤,現在懊悔也沒有用。

【解說詞】問題線索是儀征市紀委監委在日常監督中主動發現的,在對全市基層糧站進行檢查的過程中,發現多家糧站的對公賬戶,以及一些和糧站有業務往來的企業對公賬戶,都和糧站站長私人賬戶之間存在財務往來。

李翾旻(江蘇省儀征市監委委員):按道理,糧食企業收購也好、銷售也好,應當是公對公的事情,公賬戶和糧站的負責人個人之間的賬戶發生經濟交往,這個是異常的。

【解說詞】循著疑點調查下去,多家糧站站長“靠糧吃糧”的問題浮出水面,手法多種多樣,其中之一是在糧食等級上做文章。

高時林(江蘇省儀征市陳集糧站原站長):收購的時候是按照三等糧收購的,后來化驗達到二等糧標準,差價當時也沒有明確說,就這么裝在自己身上了。

【解說詞】三等糧和二等糧收購價雖然每公斤只差幾分錢,但糧食量大,累積起來就不是一筆小錢。陳集糧站原站長高時林通過這一種方式,就套取了10多萬元。

丁虹娟(江蘇省儀征市紀委常務副書記 監委副主任):“等級糧”直接損害老百姓的利益。糧食的等次,老百姓實際上是沒有話語權的,更多的還是適應糧站的這個規則。

【解說詞】另一種具有普遍性的手法,則是貪污“升溢糧”。糧站從農民手中收糧時,如果糧食水分、雜質超標,按國家標準要扣除一定斤兩;之后糧庫通過烘干、除雜等處理,通常會產生一定溢余。例如100斤糧食經過“扣量”按98斤收購,實際去除水分雜質剩了99斤,多出來的一斤糧就屬于“升溢糧”。一個收糧季下來,積少成多,數量也頗為可觀。出現“升溢糧”本身是正常現象,按規定屬于國有糧食,應該登記入賬,一些人卻隱瞞并私賣“升溢糧”、侵吞糧款。儀征市多名糧站站長都存在這種行為,獲利從十幾萬、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。

呂孝廷(江蘇省儀征市儀揚河糧食中心庫原主任):升溢部分就打到我們賬上,有時候會打到我們卡上。我們儀征所有糧站都這樣操作。

【解說詞】“升溢糧”和私利掛上了鉤,進而導致有的糧站在收糧時,故意多扣農民的分量,變相增加“升溢糧”數量。

胡圣林(時任儀征市糧食局副局長):有的基站就加重了扣量的程度,這個損害老百姓的利益了,更有的負責人可能在磅秤上面做了手腳,這個少,也有。

【解說詞】水分雜質早年都是靠經驗手感判斷,存在一定的隨意性。現在,糧站都已經有了儀器可以準確檢測,扣量率也有國家標準,但收糧高峰時,儀器檢測慢,主要還是靠手摸,多扣一點量,只要不是太過分,農民一般也不會提出異議。

徐忠勝(當地糧農):農民是沒有發言權的,都是糧站說了算。他說你這個不干就會不收你的,或者是按照他的標準扣,你愿意給他扣就賣給他。

孫吉洲(當地糧農):我們幾畝地的糧食都是拖拉機拉去的,那口袋你就一袋一袋搬上搬下,就把你累死了。你少就少一點,你給我賣掉,賣完了我就走人,我也不跟你爭一分二分,我不跟你爭了。

【解說詞】“粒粒皆辛苦”,短短五個字,道出了糧食沉甸甸的分量。糧食是農民一年到頭辛辛苦苦種出來的,也是億萬農戶家庭收入的重要來源。他們是國家糧食安全最直接的守護者,而他們的利益,也需要被認真守護。

【解說詞】涉糧腐敗問題,一方面直接侵害農民利益,一方面變相套取國家資金,“轉圈糧”就是又一種典型手段。我國糧食收購以市場化收購為主導、政策性收購為補充,遇上糧食供大于求的年份時,市場糧價如果低于一定價格,國家就會啟動政策性臨時收儲,俗稱“托市糧”,就是用國家保護價收購農民的糧食,目的是防止谷賤傷農,保障糧農利益,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。這也是維護糧食安全的宏觀政策之一。然而,一些主要糧產地有人用“轉圈糧”的方式,鉆這個制度空子。儀征多家基層糧站就是如此,當“托市糧”收購啟動時,將先前以較低價格收購的商品糧,通過虛假合同偽裝賣出,實際暗渡陳倉,轉為價格更高的“托市糧”買進,一方面能賺取差價,另一方面,“托市糧”屬于國家儲備糧,國家還會付給糧庫配套的保管費用,一舉兩得。

李翾旻(江蘇省儀征市監委委員):虛假銷售合同用于做什么呢?做賬。你看到的是整個這一倉糧食賣掉了,其實他并沒有真的賣,通過這個設備拖出去,在門口轉一圈,然后再拖進來。把形式上做得和“托市糧”收購的場景是一模一樣的。為什么叫“轉圈糧”,就是在門口轉一圈。

【解說詞】把糧食裝車轉上一圈,再假借一些關系人的身份證和賬號冒充農民,完善賣糧手續,商品糧就搖身一變成了“托市糧”。

周建華(江蘇省儀征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):國家實行托市糧價格,是要防止谷賤傷農,這部分的利潤應該是給最基層的農民的,實際上農民最終沒有落到太多的實惠。

【解說詞】儀征市紀委監委調查發現,多家基層糧站出現腐敗問題,主管單位儀征市糧食局和市購銷總公司也難辭其咎。例如,各家糧站“升溢糧”從未按照制度上報并入庫,主管單位也從未對照制度監督檢查,內控機制流于形式。

高時林(江蘇省儀征市陳集糧站原站長):制度是發給我們了,也沒有要求嚴格按照制度執行。糧食部門基本上沒有財務檢查。

【解說詞】而在違規進行“轉圈糧”操作上,儀征市糧食局、糧食購銷總公司實際也參與其中。

呂孝廷(江蘇省儀征市儀揚河糧食中心庫原主任):不是我們擅自做這個決定,把商品糧轉成托市糧,都是上面布置的。你轉了之后,上交一分半以后,其余你自己處理。

高時林(江蘇省儀征市陳集糧站原站長):從主管部門到基層,都想進托市糧的籠子。托市糧收購費用高,保管費用高。當時是糧食局,后來是總公司,它要從中截留一部分,再給一部分給基層單位。一舉幾利,哪個不做呢?

【解說詞】糧食局、糧食購銷總公司布置基層糧站進行“轉圈”操作,套取的差價允許基層糧站一部分自用,一部分上交用于機關開支,這本身就嚴重違反國家規定。這種情況下,一些糧站站長個人私吞一部分,也無人去認真監管。

王誠(時任儀征市糧食購銷總公司總經理):糧食局也好,總公司也好,知道這個事是不符合政策規定的,是錯的。最后這個差價到了個人的口袋里面,從監管來說也是有問題的。

【解說詞】案件還揭示出,監管嚴重缺位的背后,還有深層次原因。糧食體制改革早就要求政企分開,但時至今日在一些地方仍然并不徹底。儀征市糧食局和糧食購銷公司就實質上還是一家,自然難以正確履行監管職能。

丁虹娟(江蘇省儀征市紀委常務副書記 監委副主任):它是兩塊牌子一套班子,既是政策的執行者、制定者,同時也是市場的主體。

胡圣林(時任儀征市糧食局副局長):政企不分,企業和行政機關是捆綁在一起的。企業職工的收入不到位,可能就找行政部門,你肯定要對它托底吧。這樣的話,它為了增收采取一些違規事情,你就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
【解說詞】儀征市紀委監委在辦案中還發現,市糧食系統黨的領導嚴重弱化,黨的建設嚴重虛化。基層糧站黨員組織關系在鄉鎮黨委,人事關系在糧食系統,兩邊的黨支部都沒有將他們納入日常管理。

丁虹娟(江蘇省儀征市紀委常務副書記 監委副主任):這“兩不管”就造成這些人員實際上游離在我們全面從嚴治黨的一個邊緣地帶。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黨風廉政建設、全面從嚴治黨的新形勢新任務,他們基本上是不了解、也不關注的。

【解說詞】在這一案件中,儀征市糧食局多名領導干部,糧食購銷總公司領導班子都被追究相應責任,共計22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。案件辦理的同時,儀征市紀委監委也發出紀檢監察建議書,一系列整改建議在糧食系統已經逐步落實。儀征市推動糧食系統政企分離,糧食局和企業徹底剝離,并入發改委,專心回歸行業管理本職;糧食購銷總公司和下屬糧站并入市國有企業揚子投資發展集團,成立了儲備糧食管理中心和糧食儲備公司,按照國有企業制度規范管理。針對暴露的風險點制定了18項具體制度,建成了儀征市糧食安全智慧監管平臺,來避免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。

丁虹娟(江蘇省儀征市紀委常務副書記 監委副主任):他們違紀有主觀原因,也有體制機制問題,多因一果造成今天的這種結局。

【解說詞】儀征市這一系列案件,暴露出不少國有糧企內部管理混亂、監督流于形式等共性問題。“升溢糧”、“等級糧”、“轉圈糧”等手段,在近年來全國查處的涉糧腐敗案件中多有發現,甚至有人在“轉圈”時還采用更惡劣的手段將私利最大化,例如,將質量不佳的陳糧,以次充好、以陳抵新進入糧食儲備庫。種種套路,既嚴重損害農民利益,也直接危害國家糧食安全。

【解說詞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正牽頭開展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專項整治,將從嚴從重查處涉糧腐敗問題,推動地方黨委政府落實糧食購銷主體責任,督促職能部門認真履行主管監管責任,督促有關方面進一步完善管理體制,堵塞漏洞,補齊短板,強化長效機制,切實改變監管缺失缺位狀況,確保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得到有效整治,取得持久性成效。

劉義芳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四監督檢查室干部):這次專項整治,全國這么大范圍、全方位的整治行動,要給黨中央、給全國人民,交出一個滿意的答卷。

【解說詞】全面從嚴治黨實踐證明:不論是一些領域久治不絕的痼疾,還是群眾反映強烈的難題,背后大多潛藏著為政不勤、為政不公、為政不義、為政不廉的問題。踏上新征程,必須堅定不移推進自我革命,一以貫之全面從嚴治黨,一刻不停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,這是百年大黨永葆先進性純潔性的政治秘訣,是黨始終保持與人民群眾血肉聯系的必由之路,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保障。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上一條:
下一條:
免费又黄又爽做同性性